北京新增境外输入1例、疑似1例 无新增本地病例
来源:北京新增境外输入1例、疑似1例 无新增本地病例发稿时间:2020-03-29 10:59:28


入院第7天,病情忽然加重

“我们一定会竭尽全力的……”

很多时候,怕什么就来什么。王强逐渐出现血氧下降,吸氧流量在不断提高,从鼻导管吸氧过渡到了面罩吸氧。虽然血氧在变差,他的呼吸困难症状却一直不那么明显,所以王强总是一副蛮不在意的样子,叮嘱他绝对卧床,他却总把监护和吸氧管摘掉跑去上厕所,吃饭有时候也不戴。

王强很爱说话,逻辑清晰,我们的交流很顺畅,他也爱提问,说到不理解的名词时,他会不断的发问。在之后的日子里,瑞德西韦、康复者血浆、细胞因子风暴、氯喹、托珠单抗都出现在了我们的对话中。

通知他出院的前一天,交代完出院用药和注意事项后,忍不住问他:

一切积极的治疗,专家们都是认同的。但是在是否现在进行气管插管这个问题,专家们意见分成了两派:

毛军介绍了返京申请程序:

因为不安,我背着王强拨通了他妻子的电话,这是疫情期间特殊的交流方式,患者和家属从未见过我们,只知道我们的名字。在交代了他的情况并不好可能随时需要插管后,是长久的沉默,随后王强的妻子难掩哭腔的和我说:

说完,我笑了,我认识的那个爱提问的王强又回来了。

王强与张健  受访者供图